• 2009-08-09

    仙剑4同人——陌上花开【CP:紫纱】 - [囧物囧物囧物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jiliuyun-logs/43821046.html

    狗血,慎看!

     

    真的慎看!【捂脸】

     

     

    陌上花开

     

    》》

    平生不会相思,才会相思,便害相思。

     

    纸上的墨还未干。泛着水痕的墨将微黄的宣纸一点一点染皱。

    慕容紫英看着自己写下的不知所云的字句,笑了。

    他笑的时候,额头眼角已经有了深刻的皱纹。清冷的月光,映上灰白的头发,像落了一天的霜华。

     

    别后,已经多少年了。

    十年,二十年?还是……已经过了百年?

    他只知道,现在,就算他御剑飞遍千山,踏遍山河,也再也没有一个人会灿烂的笑着,叫他——小,紫,英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》》

    很多年前。

     

    “紫英,菱纱她……已经……”云天河摸索着,将一块空白的石碑树在新建的坟茔前。那是,慕容紫英第一次听见,她的死讯。

    望舒的宿主,家族的命运。很早很早就知道了的,但只有在真正面对的时候才明白——这一次,是真的不会再见了。

    也许天命难违。

    也许命运既定。

    也许无可逆转。

    也许参商永离。

    这所有的也许,在此时都变成了现实。

     

    “紫英,你帮我在墓碑上刻上字吧,我看不见。就刻‘爱妻韩菱纱之墓’好了。”云天河平静的向慕容紫英微笑。

    慕容紫英沉默的拿起剑,狠狠地刺进石碑里。

    深刻的裂痕迅速蔓延,石块粉碎,就像那些不肯忘却却最终要消散的往事。

      而云天河却似乎对他的举动早就了解,“幸好我知道早晚会用,所以准备了好几块石头,不然就麻烦了。”依旧像以前一样傻傻的抓着脑袋,云天河对着坟冢说,“菱纱,你可得看清楚了,这是紫英干的,不是我,不许骂我野人嗷。”

     

    “呐,用望舒吧。大家可是好朋友,不会这么小气,不肯帮忙吧。”

    慕容紫英依然沉默。只是接过剑,插在了地上,伸出食指,狠狠地划在坚硬的石头上。

     

    磨破手指也没关系。

    流干鲜血也没关系。

    痛彻心扉也没关系。

    也许,死了也没关系。

     

    ——因为,除了这么做,我不知道该怎样发泄。

     

    ——为什么你会那么轻易的就离开?

    ——为什么你能那么轻易的就不悲哀?

    ——为什么你们能那么轻易的就笑和放手?

     

    “爹曾经说过,生尽欢,死无憾。尽管人终有一死,但人生最重要的不是结果,而是活着的过程。太深奥的东西我也不明白,我只知道只要活着的时候开心就够了,生死啊都不重要。况且,我相信菱纱一定会回来的,梦璃也会回来的,我们四个人会一直在一起,所以……”

    云天河蹲下身,手指轻柔的摩挲过混着血的粘稠的石粒。

     

    “我还有事情,先回琼华派了。”慕容紫英冷冷的开口,语气里没有颤抖。

    ——对不起,天河,你说的一切我都明白。

    ——但是,我仍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。我还不能不悲伤。

    ——所以,也许我不会再来了,在我能够面对之前。

     

    慕容紫英转身,御剑离开。青鸾峰的上吹来的风带着青草与泥土的气息,拍打在脸上。

    踏着剑,他能飞快的逃离。但是,他离开的刹那还是听见了,云天河对他说,

    他们,会等他再来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》》

      “师兄,掌门又去剑冢了啊。”穿着冰蓝色的衣服却依然看起来活泼跳跃的小师妹,笑嘻嘻的露出半个小脑袋往里面张望,“真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好看的,莫非那里是掌门曾经的定情之地,呵呵。”

      “予诃,不要胡说八道,被掌门听见了可怎么办。”年长一点面目温厚的师兄,急忙把调皮的小师妹拉开,却引来少女不满的嗔怪。

     

      慕容紫英默默站在寂静得能听见风声的剑冢里,外面的对话自然逃不过他的耳朵。

      顽皮的少女,和温厚的少年,让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那个少年。

      ——怀朔,璇玑她很好很幸福。安稳终老于爱她的男子身边,你可安心了?

     

      望着已经坍塌的禁地门口,他只感觉到一片苍凉。

      曾经一起仰望着层层玄冰的四个少年,一个已经避居山林,一个归了故国,一个……已赴黄泉,最后只剩了他一个却也是满头白发,风霜刻面。

      而曾经被封在冰里的那个人呢,他又在哪里?

      东海之底,比之当日玄冰之中,哪个,更寂寞?

     

      ——师叔,醉花阴的凤凰花开得正盛。繁花似锦,彩蝶翩跹。那个在花下念着“万劫无期,何时来飞”的人早已离去,而那个曾经和我一起并肩御剑的人如今也赴了彼岸。

      醉花阴,醉的是花,葬的是红颜。

      ——师叔,我开始有点明白了,思而不得,是什么感觉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》》

    冰块脸,小紫英,闷葫芦。

    九龙缚丝剑穗。

    “你问问自己,究竟过得快不快活。”

    即墨的烟花照亮的笑脸。

      “如果我是贼,你会瞧不起我吗?”

      青鸾之巅,苍白的笑颜

      ……

      还有什么?还有什么,他忘记了?

     

     

    》》

      泛着寒光的剑锋映出的容颜,已经苍老得让人不忍看。

      瞳凝秋水剑流星,翩翩白衣云端客。

      慕容紫英想,韶华白首真的不过是瞬间的事情。

      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”

      ——菱纱,如果现在你再见到我,必定也认不出了吧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》》

    。【TBC】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万年坑!
  • 好吧。。。其实我还是比较热衷于这样的搭配,虽然这俩如果真在一起也不会幸福


    乃这狗血个毛啊!【拍灰】

    话说“不许骂我野人嗷”这句,我倒是没感觉到是从天河嘴巴里说出来的,反倒觉得这是你的口吻
    回复梦枕貘说:
    不狗血嘛=v=

    话说:那只是因为我经常用嗷而已!
    2009-08-12 09:06:34